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倩蓮居士

眾因緣說法我說即是空,亦為是假名亦是中道義, 未曾有一法從因緣生,是故一切法空

 
 
 

日志

 
 

劝大众勿造口业  

2014-09-14 16:59:38|  分类: 高僧大德,法师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劝大众勿造口业
  • 作者:昙影法师  
  • 目录

      一、罪大恶极 莫过

    二、说僧过恶 犯重罪

    三、人造口的恶报

     


     
    劝大众勿造口业 - 倩蓮居士 - 倩蓮居士
     

     

    劝 大 众 勿 造 口 业

                                        昙影法师编著

      

    、罪大恶极 莫过口业

    诗曰: 

    口业何因罪最深  能牵善众处刀林

    破僧极恶殃难灭  万劫悲哀苦海沉

    世间最大的恶业,就是五无间罪(又叫五逆——杀父、杀母、杀阿罗汉、出佛身血、破和合僧),然而五逆罪中,尤以“破和合僧”罪为最重。

    佛陀将住持佛法、弘扬佛法的责任付与出家僧伽,没有僧人,佛法就无法延续下去,而现今却有说出家人的是非、毁谤僧众、于僧中作离间等,其罪无量无边。此是由身口意三业中的“口业”造成的,口业不但是三恶行中最大之罪业,又是众恶(十恶)业中最大之罪。如《大毗婆沙论》卷百十五说:“三恶行(身、口、意)中,何者最大罪?谓“破僧”虚诳语(口业),此业能取无间地狱一劫(中劫——三万三千五百九十六万年)寿量异熟苦果(受大剧苦)。”又同论卷百十六说:

      诸有破僧人  破坏和合僧

      生无间地狱  寿量经劫住

    (前略)三不善根(贪、嗔、痴,又叫三毒)中,何者最大罪?谓能起“破僧”虚诳语,此不善根,能取无间地狱一劫寿果。十不善(十恶)业道中,何者最大罪?谓破僧虚诳语,此业能取无间地狱一劫寿果。”又《阿毗达磨发智论》卷十一,同此说。

    《阿毗达磨藏显宗论》卷二十三说:“破僧虚诳语,于罪中最大。(中略)为破僧故,发虚诳语,诸恶行中,此罪最大。” 

    地狱罪人均倒栽受苦。如《大毗婆沙论》卷七十,偈云:

       颠坠于地狱   足上头归下

     由毁谤诸仙   乐寂修苦行

    《阿毗昙毗婆沙论》卷七说:是趣堕落,如偈说:  

     诸堕地狱者   其身尽倒悬   

     坐诽谤贤圣   及诸净行者   

     诸根皆毁坏   如彼燋烂鱼  

    又说:  

          火焰遍满多由旬  见者恐怖身毛竖

          诸恶众生常然之  其焰炽盛不可近 

    造 口业毁谤僧众,为什么会成为无间地狱的大罪人呢?因为每一位发心出家,进入僧团的修行人,都是为自利利他,弘扬佛法;一旦遭受魔心人毁谤破坏,就会发生种 种不如意事,不但无法精进修行,又从此不能弘扬佛法。其造口业人,即犯破坏佛法之大罪业,又会把此破僧恶业,传授给世间众多的人,使一切众生对佛法无信敬 心,跟着魔心人造口业。其最先毁谤僧尼者,就是传播口恶业的罪魁。由于魔心人一句口业,而遗害无量无边的众生。所以,说出家人是非的人,会由此口业而惹成 破坏僧众的大罪业。

    《阿毗达磨俱舍论》卷十八说:“能破僧人,成破僧罪;此破僧罪,诳语为性,即僧破俱生语表无表业,此必无间大地狱中,经一中劫受极重苦。”(《顺正理论》卷四十三,《显宗论》卷二十三,同此说。)

    《大乘宝要义论》卷九说:“如来藏经云:佛言:迦叶!最极十不善业者,所谓:  

    一者,假使有人缘觉为父而兴杀害,是为最极杀生之罪。  

    二者,侵夺三宝财物,是为最极不与取罪。  

    三者,假使有人阿罗汉为母而生染著,是为最极邪染之罪。  

    四者,或有说言我是如来等,是为最极妄语之罪。  

    五者,于圣众(僧众)所而作离间,是为最极两舌之罪。  

    六者,毁呰圣众(僧众),是为最极恶口之罪。  

    七者,于正法欲杂饰为障,是为最极绮语之罪。  

    八者,于其正趣正道所有利养起侵夺心,是为最极贪欲之罪。  

    九者,称赞五无间业,是为最极嗔恚之罪。  

    十者,起僻恶见,是为最极邪见之罪。  

    迦叶!此等是为十不善业,皆极大罪。” 

    《佛说大乘菩萨藏正法经》卷二,佛陀告诉贤护长者说:“恶道深险,世间合集,斯苦甚大,渐向恶趣,增长恶趣,广开恶趣,谓不善业,有其十种。”(中略)尔时世尊,重说偈言:  

    众生起杀命   侵取他财物 

    欲邪行遍行   速堕于地狱 

    两舌及恶口   妄言无决定

    愚者绮饰语   异生烦恼缚 

    贪心乐他富   嗔起诸过失 

    邪见破坏多   当堕于恶趣

    身有三种罪   语四种应知 

    意三罪亦然   作者堕恶趣 

    若造诸罪者   定堕于恶趣

    若离此三罪   必不堕恶趣

    《龙树菩萨为禅陀迦王说法要偈》说: 

    无间无救大地狱  此中诸苦难穷尽

     若复有人一日中  以三百刺其体

     比阿毗狱一念苦  百千万分不及一

     受此大苦经一劫  罪业缘尽后方免

     

    劝大众勿造口业 - 倩蓮居士 - 倩蓮居士
     

     如是苦恼从谁生  皆由三业不善起


  •    从前,释迦佛陀在祇树给孤独园说法时,有六群比丘在僧中作离间语,使僧众互相斗乱。佛陀诃责之后,告诉诸比丘说:往昔大山林中,住有母狮子和母彪,各养 一儿,两兽在山林中各不相见。有一次,母狮子外出觅食,狮子儿在山林内游行,无意中来到母彪的住处。彪遥见狮子儿来,即便自忖:我当杀此狮子儿作为饮食。 继而思惟:不要杀他,留与我儿作为朋友,共相欢戏。这时,狮子儿受饥饿所逼,有乳便是娘,遂投向彪处共饮其乳。

       母狮子觅食回来,不见其儿,心里非常着急,遂遍处寻找。来到彪处,见儿在彪边而饮其乳,看了非常感动。是时,彪看见狮子来,大为惊怖,急欲奔走。母狮子 安慰它说:“姊妹!幸勿奔驰。你于我儿能生怜念,我今和你同居一处,若我外出觅食时,你看护二子;你若外出觅食时,我看护两儿。这样互相照顾不是很好 吗?” 

       狮子是百兽之王,彪能和狮子共住,当然求之不得。于是两兽遂即同居,便为两儿取名。其狮子儿名曰“善牙”,彪儿号为“善搏”。二母养育二儿,渐渐长大。 后来,二母俱患重病,于临终之际,二母均告诉二儿说:“汝等二子一乳所资,我意无差义成兄弟,须知离间之辈充满世间。我终没后,背面之言,勿复听采。”二 母交代二子此语之后即命终。

    佛陀又告诉诸比丘说:汝等比丘,诸法常尔。即说颂曰:  

    积聚皆消散  崇高必堕落

    合会终别离  有命咸归死  

       二母命终之后,其狮子儿自己外出求食,因为它是百兽之王,觅食兽肉简单,很快就饱满而归;至于彪儿,那就不同了。是时,彪子外出觅食,时常找不到肉食, 因此很久才回来。有一次,彪子外出求食,仍吃昨日残肉,因而迅速归来。狮子觉得奇怪,即便问它说:“善搏弟!我看你外出求食时,很久才会回来,为何今天回 来特别快,获得什么美食?” 

      彪儿说:“善牙兄!我吃昨天的残肉,所以才这么快回来。” 

      狮子说:“善搏弟!我每天外出,都是选择最好的麋鹿充作上妙血肉,饱食而归,所有残余之肉,我都无心重顾;你为什么要吃那些残余臭肉呢?” 

      彪儿听到狮子的话,叹一口气说:“善牙兄!你的才能勇健,堪得上妙血肉;我无此能力,所以啖食残肉啊!” 

      狮子说:“若是这样,我们一同出去,所得新肉,可以共同而吃。”于是,狮子和彪儿即同行求食。

      在此两兽未同行时,有一只老野干,常随逐于狮子后面,食其残余之肉以自活命。野干看见它俩每日同行,兄弟非常友爱,即暗自忖:此二兽皆当俱入我腹,我今当以离间斗乱,使它俩互相残杀。

      野干等待彪儿不在的时候,便向狮子作离间语说:“我听见善搏恶彪说:这只吃草的狮子,实在可恶!每天均抢夺我的美食,我一定要把它杀死,以充口腹。” 

      狮子说:“我母命终时,俱告诉我们不能听信背面谗言。” 

      野干说:“我是可怜你,才把这件秘密奉告,你今死期将至,还不相信我的忠告!” 

      狮子问说:“你怎么知道善搏彪要杀我?” 

      野干说:“你们相见时就会知道。” 

      这只恶心野干又跑去向彪儿说:“我听见善牙狮子说:这只食残物的彪儿能逃何处?每次遣我辛苦寻求血肉给它吃,岂放它干休!我若得方便一定要把它吃掉。”善搏彪不相信,说:“我母遗言:须知离间之辈充满世间,我终没后,背后之言勿复听采。” 

       野干说:“我是看你可怜,所以将此秘密相告,你今死日到了,还不相信我的话。好吧!你跟它见面就会明白。”于是,狮子“善牙”和彪儿 “善搏”见面时,各怀疑心自忖:它欲杀我。这时,狮子又自思忖:我有大力勇猛无双,彪儿何能杀害于我?我应该问它,为什么要杀我?即说偈曰:

      形容极姝妙  勇健多奇力

      善搏汝不应  恶心来害我

      彪听闻狮子说此偈后,它也说偈问狮子说:

      形容极姝妙  勇健多奇力

       善牙汝不应  恶心来害我

      是时,狮子“善牙”问“善搏”彪说:“谁告诉你说我要杀害你?”彪儿答说:“是老野干告诉我说你要杀我。” 

      彪儿也问狮子说:“是谁告诉你说我要杀害你?”狮子答说:“也是老野干告诉我说你要杀我。” 

    狮子善牙想了之后说:“由此恶物斗乱两边,令我亲知几欲相杀。”于是,狮子即把野干杀死。这时,诸天看见这件事,即说偈曰:  

    不得因他语  弃舍于亲友 

    若闻他语时  当须善观察 

    野干居土穴  离间起恶心

    是故有智人  不应辄生信 

    此恶痴野干  妄作斗乱语 

    离间他亲友  杀去心安乐

      佛陀再次告诉诸比丘说:“狮子、彪儿二兽被野干所破,相见时各怀不悦;旁生兽类尚且如此,何况是人?被人所破,其心岂能不恼?是故汝等不应于他作离间事。”(事见《四分律》卷十一,《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卷二十六)

    《本 事经》卷一,佛陀告诉诸比丘说:“苾蒭当知!僧若破坏,一切大众互兴诤论,递相诃责,递相凌蔑,递相骂辱,递相毁呰,递相怨嫌,递相恼触,递相反戾,递相 诽谤,递相弃舍。当于尔时,一切世间,未敬信者,转不敬信;已敬信者,还不敬信。苾蒭当知!如是名为世有一法,于生起时,与多众生,为不利益,为不安乐, 引诸世间,天人大众,作无义利,感大苦果。”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世有一法生  能起无量恶 

    所谓僧破坏  愚痴者随喜 

    能破坏僧苦  破坏众亦苦 

    僧和合令坏  经劫无间苦

    毁谤僧众——破和合僧,是五无间罪中最重之罪。然而毁谤佛法的罪业更加深重。如《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八,佛陀告诉舍利弗尊者说:“汝勿谓彼五无间业,与此谤法重罪而得相似。舍利子!违背毁谤甚深正法者,其罪甚重过 五无间所有罪业。何以故?彼谤法者,闻说般若波罗蜜多法门,即作是言:‘此非佛说,我今不能于是中学。’彼人自坏净信,复坏他人所有净信;自饮诸毒,复令 他人亦饮其毒;自所破坏,亦复令他作其破坏;自于般若波罗蜜多法门,不信、不受、不知、不解而不修习,复令他人不生信受、不正知解、亦不修习。

    舍利子!我说是人为破法者,其性浊黑而不清净,于白法中为羯商摩毁坏净信,又复得名为污法者。舍利子!以是因缘,此谤法罪最极深重,五无间业不可等比。

    “(前略)由彼语业起不善故,即于正法(佛法)而 生毁谤,以是因缘受斯罪报。须菩提!我说是人于我法中不应出家。何以故?彼人违背毁谤般若波罗蜜多故,是即毁谤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谤阿耨多罗三藐三菩 提故,是即毁谤一切佛宝。谤佛宝故,即谤过去、未来、现在诸佛一切智。谤一切智故,是即毁谤一切法宝。谤法宝故,即谤声闻一切僧宝。如是即于一切种、一切 时、一切处毁谤三宝,积集无量无数不善业行,当堕地狱,受大苦恼。” 

    凡 夫智力有限,怎么可以用自己的偏见而任意妄评佛法呢?从前,目犍连尊者是神通第一的大阿罗汉,他尚有所谓:“记战与言违,旱时天雨少,业力男成女,温泉听 象声。”的谬误,何况凡夫岂无此自误误人?既然如此,凡夫以什么因缘而生轻谤心呢?如前经云:“佛告须菩提:当知彼人有四种因。何等为四?  

    一者,为魔所使。(编者注:妖魔会利用业障深重者破坏佛法。)

    二者,自所积集无智业因,破坏所有清净信解。  

    三者,随顺一切不善知识,于非法中生和合想。  

    四者,执著我相,不生正见,随彼邪心,作诸过失。

      须菩提!由是四种因缘故,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而生毁谤。须菩提!是故诸善男子、善女人,当于诸佛所说正法起净信解,勿生轻谤。谤正法者,是即破法。若破法者,断灭寿命起无智业,当堕地狱,受大苦恼。” 

    劝大众勿造口业 - 倩蓮居士 - 倩蓮居士

      《起世经》卷四,佛陀以偈告诉诸比丘说:

    世间诸人在世时  舌上自然生斤鈇

    所谓口说诸毒恶  还自衰损害其身

    应赞叹者不称誉  不应赞者反谈美

    如是名为口中诤  以此诤故无乐受

    若人博戏得资财  是为世间微诤事

    于净行人起浊心  是名口中大斗诤

    如是三十六百千  泥罗浮陀地狱数

    五頞浮陀诸地狱  及堕波头摩狱中

    以毁圣人致如是  由口意业作恶故

    《僧伽吒经》卷二说:“若有众生行口恶者,彼堕地狱、饿鬼、畜生不可数知。众生堕于地狱、饿鬼、畜生受大苦恼,时彼众生无救护者,于三恶趣独受剧苦。口行恶者,是恶知识;口行善语,是善知识。”   

    又卷四偈曰:  

     造恶不善业  必入于地狱

     吞啖热铁丸  饮于沸融铜

     雨火洒其身  遍身体火烧

     无处而不遍  辗转受苦恼

    《大 集会正法经》卷一,普勇菩萨禀白佛陀说:“世尊!若有于佛正法生轻谤心者,是人命终当堕何处?”佛言:“普勇!彼谤法者命终已后,当堕地狱受大苦恼。所谓 大可怖地狱、众合地狱、炎热地狱、极炎热地狱、黑绳地狱、阿鼻地狱、噜摩诃哩沙地狱、呼呼尾地狱,如是等八大地狱中,一一地狱受一劫苦……。”   

    又卷五,偈说:

    自受苦恼身  无能救护者 

    可畏与众合  炎热及阿鼻 

    如是诸狱中  辗转受诸苦

    从是大狱出  复入小狱中 

    谓刀兵莲华  受苦而相续 

    如是大小狱  有无数众生

    随自业因缘  轻重而受报 

    或百劫千劫  或复更长时 

    恶业绳所缠  无由能解脱

    彼刀兵地狱  纵广百由旬 

    不见彼狱门  唯诸受苦者

    百千俱胝数  剑树与刀山

    驱彼罪人登  身分皆断坏 

    暂时虽死灭  复被业风吹 

    即时还复生  重受诸苦恼

    地狱无边际  众生亦无穷 

    以恶业因缘  相续不间断  

    《称扬诸佛功德经》卷上,佛陀告诉舍利弗尊者说:“众恶之行慎莫造作。……不可起恚向于焦柱,何况怀恶向于众生已立信心向成道者?况起嗔恚怀于诽谤向诸如来无量慧等?如此之人于无数劫在地狱中,具受无量苦恼之罪。(中略)其有毁坏大乘法者,实当具受无量大苦。” 

    造作恶业(口业),是受诸剧苦的根本,有业必有苦;缁素(缁表示僧众,素表示信众)造口业,毁谤出家人,一律同罪。从前提婆达多比丘,即因造作“破和合僧” 等罪,而堕无间地狱。其伴党瞿迦梨比丘,也因毁谤僧众,而堕大钵昙摩地狱。

    黄颜三藏法师,以戏言呼其弟子为象头、马头……死堕旁生作百头鱼——随其口业而受恶报。出家进入僧团的修道人,因其不慎而造口业,尚受如此恶报,何况在家俗人?信众造口业,罪恶更加深重,必受无量苦报。

    《杂阿含经》卷四十八,偈云:  

    士夫生世间  斧在口中生

    还自斩其身  斯由其恶言

    应毁便称誉  应誉而便毁

    其罪口中生  死则堕恶道

    《大乘集菩萨学论》卷六说:“《寂静决定神变经》云:(前略)若得为人,语不诚实而乐诽谤,恶口愤恚,娆恼于人。后复于此身坏命终,堕大地狱,生无足身,受诸苦恼。宛转五百逾缮那量,为诸小虫咂食其肉。是蛇可畏,具五千头;由诽谤故,彼一一头有五百舌。彼一一舌,口出五百炽焰铁犁,是语业罪,为猛火聚炽然烧煮。

    “又 若起不调柔逼恼菩萨者,是人于畜生道尚为难得,堕大地狱经百千俱胝那庾多劫。于彼死已,为大毒蛇,惨恶可畏,饥渴所逼,造众恶业,设得饮食而无饱足。于此 死已,设生人中,亦复生盲,无有智慧,恶心不息,恶言诃毁,不敬圣贤。人中死已,复堕恶道,经千俱胝劫生不见佛。”诽谤口业,剧报三涂,一失人身,万劫难 复,可不悲哉?

    《成实论》卷八说:“若人恶口骂言:汝何不食草食土?是人随语受生,食草土等。”由此可知,口业能随言受报。

    《发觉净心经》卷上,佛陀告诉弥勒菩萨偈云:            

    莫于他边见过失  勿说他人是与非

    不著他家净活命  诸所恶言当弃舍 

     

    、说僧过恶 犯大重罪

    诗曰:  

    佛说僧伽福德人  真诚礼敬胜求神 

    宁焚塔寺投崖死  莫毁三尊种苦因 

    佛陀不允许任何人造口业,毁谤出家僧众,若说僧尼过恶,其人即犯无量重罪。

    《大 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三,佛陀告诉天藏大梵天说:“于我法中而出家者,若有破戒,行诸恶法,内怀腐败,如秽蜗螺,实非沙门,自称沙门;实非梵行,自称梵 行;恒为种种烦恼所胜,败坏倾覆。如是破戒诸恶苾蒭,犹能示导一切天,龙,药叉,健达缚,阿素洛,揭路荼,紧捺洛,莫呼洛伽、人、非人等无量功德珍宝伏 藏。  

    “如 是苾芻虽非法器,而剃须发披服袈裟,进止威仪同诸贤圣;因见彼故,无量有情种种善根,皆得生长。又能开示无量有情善趣生天,涅槃正路。是故,依我而出家 者,若持戒、若破戒,下至无戒,我尚不许转轮圣王,及余国王诸大臣等,依俗正法以鞭杖等捶拷其身,或闭牢狱,或复呵骂。(后略)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瞻博迦华虽萎悴  而尚胜彼诸余华 

    破戒恶行诸苾蒭  犹胜一切外道众 

    (前略)佛告尊者优波离言:“我终不许外道俗人举苾蒭罪。我尚不许诸苾蒭僧不依于法,率尔呵举破戒苾蒭,何况驱摈……汝今当知有十非法,率尔呵举破戒苾蒭便获大罪,诸有智者皆不应受。何等为十?

    一者不和僧众于国王前,率尔呵举破戒苾蒭。

    二者不和僧众于梵志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蒭。

    三者不和僧众于宰官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蒭。

    四者不和僧众于诸长者居士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蒭。

    五者女人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蒭。

    六者男子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蒭。

    七者净人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蒭。

    八者众多苾蒭、苾蒭尼前,率尔呵举破戒苾蒭。

    九者宿怨嫌前,率尔呵举破戒苾蒭。

    十者内怀忿恨,率尔呵举破戒苾蒭。

    如是十种名为非法。率尔呵举破戒苾蒭,便获大罪。设依实事而呵举者尚不应受,况于非实。诸有受者亦得大罪。”

      由此可知,非但在家信众说比丘过恶,犯大重罪,必受恶报;身为出家僧众,说比丘过恶,同样也是犯大重罪。因此,佛陀为了避免缁素造口业,特别教戒僧众,不得向未受具戒者说比丘过恶。

    《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卷一,佛陀告诉迦叶尊者说:“不说他人实不实罪,亦不见他过犯。(中略)

    重说颂曰:

    他罪实不实  终不而言说

    设睹诸过犯  如同不见闻 

      《佛说决定总持经》佛陀告诉无怯行菩萨说:“此族姓子过去世中,诽谤横枉辩积法师(为菩萨),言毁法戒不随禁业,以是罪故堕于地狱满九万岁。罪毕出生人间,五万世中堕于边地,迷惑邪见罪盖覆蔽,六百世中常当生盲(生为瞎子),喑哑无舌(哑巴)不能言语。(中略)假使有人皆取众生挑其两眼,斯罪虽重尚可堪任劫数尽竟,若有害意向于法师(宣说僧众是非),罪之劫数复过于彼……其有诽谤法师者,则谤如来。”

      《戒经》——《萨婆多毗尼毗婆沙》卷六说:“为大护佛法故,若向白衣(在家信众)说比丘罪恶,则前人(信众)于佛法中无信敬心。宁破塔坏像(此极重罪),不向未受具戒人说比丘过恶。若说过罪,则破法身。”说比丘过恶(是非)的人,其罪业超过毁破佛塔和佛像的重罪。

      《信力入印法门经》卷五,佛陀告诉文殊菩萨说:“(前略)若其有人谤菩萨者,彼人名为谤佛谤法。(中略)文 殊师利!若有男子女人,恒河沙等诸佛塔庙,破坏焚烧。文殊师利!若复有男子女人,于信大乘菩萨众生,起嗔恚心骂辱毁訾。文殊师利!此罪过前,无量阿僧祇。 何以故?以从菩萨生诸佛故;以从诸佛有塔庙故;以因佛有一切世间诸天人故。是故供养诸菩萨者,即是供养诸佛如来。若有供养诸菩萨者,即是供养三世诸佛。毁 訾菩萨,即是毁訾三世诸佛。”此中所谓菩萨,是指修学大乘佛法的人。

      《佛说华手经》卷七说:“佛告舍利弗:若人作碍坏菩萨心,得无量罪。如人欲坏无价宝珠,是人则失无量财利。如是舍利弗!若人坏乱菩萨心者,则为毁灭无量法宝。(中略)舍 利弗!譬如有人坏日宫殿,是人则为灭四天下众生光明。如是舍利弗!若人坏乱菩萨心者,当知是人则为毁灭十方世界一切众生大法光明……当知破坏菩萨心者,则 得无量无边深罪。舍利弗!如人恶心出佛身血,若复有人破戒不信,毁坏舍离是菩萨心者,其罪正等。舍利弗!置是恶心出佛身血,我说具足五逆重罪;若人毁坏菩 萨心者,其罪过此。何以故?起五无间罪尚不能坏一佛之法,若人毁坏菩萨心者,则为断灭一切佛法。舍利弗!譬如杀牛则为已坏乳酪及酥。如是舍利弗!若人破坏 菩萨心者,则为断灭一切佛慧。是故舍利弗!若人破戒不信,呵骂呰毁坏菩萨心,当知此罪过五无间。”世间若无僧众则无佛法,所以宣说僧众是非的人,就是毁灭 佛法,其人罪业无量无边。

      《谤佛经》中佛陀告诉不畏行菩萨说:“(前略)尔时彼长者子,说彼比丘毁破净戒,彼(长者子)恶业报,九十千年堕大地狱;于五百世,虽生人中,受黄门身,生夷人中,生邪见家;于六百世,生盲无舌(后略)。若见法师实破戒者,不得生嗔,尚不应说,何况耳闻而得说耶?善男子!若有挑拔一切众生眼目罪聚,若以嗔心看法师者,所有恶业过彼罪聚。若断一切诸众生命所有罪聚,若有于法师生于恶心,迳回面顷所得罪聚,彼前罪聚于此罪聚,一百分中不等其一……乃至优波尼沙陀分中,不等其一。何以故?若谤法师,即是谤佛。”毁谤法师(无论其事真假),罪同谤佛;其毁谤者,必堕无间地狱,受大苦报,无解脱之期。

    《大乘宝要义论》卷四说:“佛言:地藏!(中略)彼 等愚痴旃陀罗人,不怖不观后世果报,于我法中出家人所,若是法器、若非法器,以种种缘伺求过失。谓以恶言克责楚挞其身,制止资身所有受用,复于种种俗事业 中而生条制,或窥其迟缓,或觇其承事。求过失已,而为条制,如是乃至欲害其命,彼诸人等于三世一切佛世尊所生极过失,当堕阿鼻大地狱中,断灭善根,焚烧相 续,一切智者常所远离。”

    劝大众勿造口业 - 倩蓮居士 - 倩蓮居士
     

     

    《广大莲华庄严曼拏罗灭一切罪陀罗尼经》中狮子意菩萨禀白世尊说:“若有出家之人身披法衣,妄求财利,我慢贡高,若王臣等敬重供养,应无福利。”

      佛言:“狮子意菩萨!莫作是说。譬如有人迷闷倒地,依人扶策,即得身起。亦如大象陷彼泥中,而人不能起彼象身,须得别象扶翼而出。又如有人受灌顶王,或于后时失彼王位,凡常之人无能护卫,唯有力大臣威势强勇能复王位。狮子意菩萨!我()教法中亦复如是,若有依法者,不依法者,俱是佛子,皆成利益。若生轻毁,何处得福?”由此可见,凡夫若轻视僧众,必无福报,更何况说僧过恶?凡夫业障深重,若轻视僧众毁谤三宝,必堕三涂恶趣。

    《增一阿含经》卷四十四,拘楼孙佛说此偈为禁戒:

      不诽谤于人  亦不观是非

    但自观身行  谛观正不正

      毁灭佛塔(佛寺)破坏佛像,其罪虽是极为深重,但尚不及说比丘(僧众)过恶的无间重罪。所以《戒经》说:“宁可毁塔坏寺,不说他比丘粗恶罪。”古人也说:“宁搅千江水,不动道人心。”动道人心的人,必堕恶趣。

      《月灯三昧经》卷五,佛陀告诉月光童子偈云:

    所有一切阎浮处  毁坏一切佛塔庙

    若有毁谤佛菩提  其罪广大多于彼

    若有杀害阿罗汉  其罪无量无边际

    若有诽谤修多罗  其罪获报多于彼

      《中阿含经》卷三,佛陀告诉诸比丘说:“随人所作业,则受其报。(中略)犹如有人以一两盐投少水中,欲令水咸不可得饮……盐多水少,是故能令咸不可饮。如是!有人作不善业,必受苦果地狱之报。” 

    《增一阿含经》卷四十四,佛陀告诉诸比丘说:“若有众生妄语者,种地狱罪,若生人中为人所轻,言不信受,为人所贱。所以然者?皆由前世妄语所致。

    “若有众生两舌者,种三恶道之罪,设生人中,心恒不定,常怀愁忧。所以然者?由彼人两头传虚言故。

    “若有众生粗言者,种三恶道之罪,若生人中,为人丑弊,常喜骂呼。所以然者?由彼人言不专正之所致也。

    “若有众生斗乱彼此,种三恶道之罪,设生人中,多诸怨憎,亲亲离散。所以然者?皆由前世斗乱之所致也。”

    诗曰:  

    须知口祸债难偿  一语能招万世殃

    智者三尊恭敬礼  痴人七慢毁资粮

    从前,释迦佛陀在舍卫国祇园精舍说法时,大哥罗比丘,长期住在墓地(烧尸、弃死人之处),修诸苦行。他以裹死人的布为衣,又以人家祭飨亡灵的五团物为食。因此,有人出葬,他才能获得一点祭品充饥。否则,他就饥饿得身体羸瘦,四肢无力。

    (编者注:此处原文为:若人多死时,大哥罗身体肥盛,不复数往城中乞食。若无人死时,大哥罗身形羸瘦,数往城中巡门乞食。出《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

      有一天,城中有一位婆罗门逝世,亲族们为他严饰丧礼,然后送到弃尸林火化,他妻子及其女儿在旁边啼哭。是时,大哥罗比丘在看烧死尸。婆罗门女看见比丘之后,禀白她的母亲说:“妈妈!今此圣者(印度人称呼出家人为圣者)大哥罗,好像瞎眼的乌鸦,守尸而住。”当时有人把这话告诉比丘。诸比丘就把婆罗门女说的话禀白世尊。

    佛陀告诉诸比丘说:“彼婆罗门女,自为损害。我声闻弟子德若妙高。作粗恶言,共相轻毁,缘斯恶业,于五百生中常为瞎乌。”此时远近人民都在互相传闻,说:“世尊记彼婆罗门女,于五百生中常为瞎乌。”

    其母听到此语说:“佛记我女五百生内常为瞎乌,何苦之甚!”于是即带其女来到佛陀座前,顶礼世尊之后,恳求佛陀说:“世尊!唯愿慈悲宽恕此小女无知,她非毒害心辄出此言,敬请世尊容舍她吧!” 

      佛陀告诉婆罗门妇说:“我怎么会恶咒她受苦?由此女子轻心粗语,造此口业而堕于旁生中,好在她不是恶意,才堕此旁生中,否则当堕地狱。”女人听后即便离去。(事见《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卷三十六)

    婆罗门女心无恶意,只说大哥罗比丘“犹如瞎乌”这句话,便五百世堕在旁生中生为盲乌鸦。如今,有人以嗔恨心骂辱僧众,造此口业,当受何种恶果真是无法想象!如今,有人以嗔恨心骂辱比丘僧众,其人造此口业,不知道会受什么恶报?

    《辩意长者子经》中佛陀以偈颂告诉长者子说:

    欺诈迷惑众  常无有至诚 

    心口所作行  令身受罪重 

    若生地狱中  铁钩钩舌出

    洋铜灌其口  昼夜不懈休 

    若当生为人  口气常腥臭 

    人见便不喜  无有和悦欢

    常遇县官事  为人所讥论 

    遭逢众厄难  心意初不安 

    死还入地狱  出则为畜生

    辗转五道中  不脱众苦难

    又说:  

    人心是毒根  口为祸之门

    心念而口言  身受其罪殃

    《妙法圣念处经》卷二,佛陀告诉诸比丘说:“宁持利刃,断于舌根,不以此舌说染欲事。” (中略)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愚迷诸有情  贪财行虚诳 

    地狱业所牵  焚烧受诸苦 

    亦如诸毒药  自饮还自害

    造业亦复然  似影恒随逐 

    又如出火木  生火能自害 

    苦果随恶因  自作应自受

    《大方便佛报恩经》卷三,佛告阿难,尔时三藏比丘,以一恶言诃骂上座,五百世中常作狗身。一切大众闻佛说法,皆惊战悚,俱发声言:怪哉!苦哉!世间毒祸莫先于口。尔时无量百千人,皆立誓愿,而说偈言:  

    假使热铁轮  在我顶上旋

    终不为此苦  而发于恶言

    假使热铁轮  在我顶上旋

    终不为此苦  毁圣及善人

    《分别善恶报应经》卷上,佛陀告诉诸比丘,颂曰:

    于佛起恶心  毁谤生轻慢 

    入大地狱中  受苦无穷尽 

    有诸数取趣  于师及比丘

    暂时起恶心  命终堕地狱 

    若于如来处  起大嗔恨心 

    皆堕恶道中  轮回恒受苦

    《分别业报略经》说:  

      粗言触恼人  好发他阴私

      刚强难调伏  生焰口饿鬼

    《佛说一切功德庄严王经》说:“有四种魔,云何为四?一者贪著财物,二者亲近恶友,三者障碍法师,四者于法师说陈其罪过(宣说出家人是非,此人便是恶魔)。是等众生由此业故当受贫穷,不见善友,远离尊师,作邪见想,说无因果,堕于地狱,受诸剧苦。” 

     

    劝大众勿造口业 - 倩蓮居士 - 倩蓮居士

    、人造口业的恶报

    诗曰:  

    心贪嫉妒口谗言  十恶随身毁善根

    诳诈牵他沉苦趣  奸雄莫过女人冤

    女人业障深重,身常不净,口多恶言,心存嫉妒,以致多造恶业,死多堕恶道。据《阿含口解十二因缘经》说:“有阿罗汉,以天眼彻视,见女人堕地狱中者甚众多。便问佛,何以故?佛言:用四因缘故。  

    一者,贪珍宝物衣被,欲得多故。  

    二者,相嫉妒(女人口似相亲,心如冤家)。  

    三者,多口舌(女人口多恶业,出言虚诳)。  

    四者,作姿态淫多。以是故堕地狱中多耳!” 

    女人多因嫉妒而生毁谤,以是恶业因缘,不但多堕地狱,又多堕于饿鬼恶趣,受大剧苦。

       从前,释迦佛陀在中印度广严城说法时,数百渔人在胜慧河中,捕获一条摩竭大鱼,此鱼生有人头、象头、马头、骆驼头、驴头、牛头、猕猴头、狮子头、虎头、 豹头、熊头、罴头、猫头、鹿头、水牛头、猪头、狗头、鱼头等十八头三十六眼,一时引起千万人在河边观看。佛陀常于昼夜中,以佛眼观察六道众生,看谁有善根 因缘能得度?见此摩竭大鱼于过去佛时,曾种善根,今遭受苦厄,应当得度。于是,佛陀与诸比丘来到胜慧河边。

    是 时,佛陀在大众中,告诉诸渔人说:“你们先世造作恶业,由此因缘生于卑贱人中,今生再造恶业,来世更加受苦。”佛陀便劝诸渔人戒杀放生。诸渔人均对佛陀生 信敬心。于是,就把鱼等所有水族之类放生。佛陀以神通力加持,使诸水族众生游入胜慧河。然而,摩竭大鱼能忆前生事,独在此处不去。

    佛陀即便问此鱼说:“你是劫比罗吗?”

    摩竭大鱼作人语,酬答佛陀说:“是!我是劫比罗。”

    “你曾作身、口、意恶行吗?”佛陀问。

    “是!我曾作身口意三恶行。”摩竭大鱼回禀。

    “你知道作此三恶行的人,会堕于恶趣吗?”佛陀又问。

    “作恶业的人,自作自受,这我知道。现在我就是受此口业恶行的业报。”摩竭大鱼禀白佛陀说。

    佛陀又问摩竭大鱼说:“谁是你的恶知识?”

    大鱼回禀说:“佛陀!我的母亲害我堕于恶趣,是恶知识。”

    佛陀又问:“你说你的母亲是恶知识,她现在生于何处?”

    摩竭大鱼回禀:“佛陀!我母亲已堕在地狱。”

    佛陀再次问:“你现在生在何趣?”

    摩竭大鱼回禀说:“佛陀!我堕在旁生趣中。”

    佛陀复问大鱼:“你这生死后,会生于何处?”

    摩竭大鱼回禀:“佛陀!我于此生死后,会生在捺洛迦(堕于地狱)。”这时,摩竭大鱼即流眼泪大哭!

    佛陀即说伽陀(偈颂)曰:

    汝堕旁生趣  我今无奈何 

      处在无暇中  啼泣当何益 

      我今悲愍汝  汝宜发善心

      厌离旁生身  当得升天上

    此时,摩竭大鱼对佛陀深生敬信。因此,佛陀更为大鱼说三句法。颂曰:  

       诸行皆无常  诸法悉无我

       寂静即涅槃  是名三法印

      是时,无量大众听见大鱼能作人言,与佛陀互相酬答,各生稀有心。因此,大众共议恭请阿难尊者,请求世尊说明此摩竭大鱼的宿业因缘。

       佛陀告诉阿难及诸大众说:过去迦叶佛住世时,有一位婆罗门名叫劫比罗设摩,博学多闻,大众称他为大论师。其子劫比罗,更是聪明智慧,博通众典。其父命终 时,告诉儿子说:“劫比罗!你已精通四明众典,堪作论师。我命终后,你于诸论场上都不会有任何疑难惧事。然而唯一要注意的是,迦叶佛的弟子——出家僧众, 你千万不可跟他们辩论。因为佛学深广难测,世论不能伏,俗智不能知,僧众一心修行,不求名利。所以,你必须注意,不应和僧众激论。”设摩咐嘱其子后就逝世 了。

      有一次,国王举行辩论大会,劫比罗以三寸不烂之舌,战胜诸大论师,获得国王灌顶,被封为大论王。

      大论王(劫比罗)回家,其母亲问说:“劫比罗!你已经摧破诸大论师了吗?” 

      劫比罗回禀说:“母亲!孩儿已经摧破各大论师,唯除迦叶佛的声闻弟子而已!” 

      其母告诉劫比罗说:“你应该去折伏沙门(出家人)。” 

      劫比罗禀白母亲说:“慈父亡日诫以遗言……勿与彼共论。” 

      劫比罗的母亲是一个嫉妒、造口业的恶女人,她说:“你父亲在世时是沙门奴,你现在也要当沙门奴,你一定要想办法折伏那些出家人。” 

      劫比罗为人禀性仁孝,不敢违背母言,即便前往鹿野苑僧坊。于其途中,遇见一位来自鹿野苑的比丘,劫比罗就利用机会,向此比丘探查佛教内幕,以做为研究摧破僧众的方法。他问比丘说:“你们出家人,一共有多少?” 

      比丘答说:“住在鹿野苑的僧众,其数超过两万人。” 

      又问:“僧众既然有这么多,那经典到底有多少?” 

      比丘告诉他说:“佛教经典总共有经、律、论三藏。” 

      “每一藏的数量有多少呢?”劫比罗问。

      “每藏有十万颂。”比丘答说。

      “在家俗人都可以听闻吗?”劫比罗又问。

      “可以听闻经、论两藏,其毗奈耶(《戒经》)是出家轨则,俗人不宜阅读听闻律藏。”比丘回答。

      这时,劫比罗自忖:唔!其激论法不许他人知道。他想了以后,又禀白比丘说:“仁者!请您为我说些佛教的要义,好吗?” 

      比丘自忖:这位婆罗门是论难者,他为了称量我而发这种问法。我说一首偈,看他能否了解?比丘即说偈曰:

    何处流当止  何处道应行

    世间苦乐事  何处当穷尽

    比丘说此偈后,便对他说:“婆罗门!请您为我解释这偈的意义。”劫比罗于其所学四明论典中,想不出答案,尽他的智慧,不能测其义理。到底什么是流止?什么是道行?

    他即便四顾,自忖:不要让人家看见我“大论王”在此献丑。于是,便行矫诈说:“我观此偈宗绪绵长,其义深远,不可仓促略解此义;我有要事到鹿野苑,后时重会再来解释。”劫比罗说此语后,即往鹿野苑。他看见诸比丘精进修道,深生敬信,不愿造业,遂即回家。

      其母看见他回来,便问:“劫比罗!你已摧破僧众了吗?” 

      劫比罗就把经过禀白母亲,并且说:“佛教论义不教俗人。” 

      其母说:“你可以假出家,从其受学,学成之后,就还俗。” 

      劫比罗被母驱逼,遂到鹿野苑僧众中,请求出家。

      比丘思惟:这位婆罗门善能激论,若发心出家修行,将来定能绍隆佛法,遂允许他出家修学。

    劫比罗说:“师父!此处人家都认识我,可以到他乡剃度吗?”于是比丘就带他到别处去圆顶、受具足戒,教授经律论三藏佛法。由于劫比罗的智慧辩才无碍,出家不久即能通达三藏教理,成为大法师。

    是时,劫比罗暗自思忖:我勤求佛法,学业已经成功,现在应该前往波罗奈,亲近供养迦叶佛,以求解脱生死大苦,遂即起程。

      大法师劫比罗来到波罗奈城时,其母亲去找他,说:“劫比罗!你是否已经摧伏迦叶佛的沙门弟子?”他禀白母亲说:“我虽然是了解佛教教理,但是尚未证得道果,诸沙门比丘全是成就圣者,教证俱明,我何能摧折?” 

      其母听了之后说:“不行!你必须想办法,摧破诸沙门。”劫比罗被母所逼,无可奈何,即禀白其母说:“母亲!若闻击鼓吹螺之声,大众云集时,敬请来此处观听。” 

      后于异时,劫比罗即击鼓吹螺升座说法,其母来至座边默然观听。是时诸比丘、居士大众云集,听闻大法师说法。此时,劫比罗先说正法,然后演说邪法。

    诸比丘听见他法说非法,非法说法;即当场劝告说:“具寿!你莫毁谤佛教,建立魔帜,摧坏法幢;毁破佛法的人,死后必堕诸恶趣,受大剧苦。”

    劫比罗无话可说,即便下座,禀白母亲说:“诸比丘们教证双全,我无能挫折。” 

      其母说:“我教你激论的方便,下次说法时,你可先说佛法,然后转述邪法;诸比丘若再次呵谏,你当口陈刀剑,出粗恶语把他骂辱,那些出家人均畏恶名称,自然会离开。这样,你不是胜利了吗?” 

    其子说:“这确是好方便!”是时,劫比罗又升座说法,初说佛法,后演邪法。诸比丘又劝他说:“具寿!你切勿破正兴邪……当堕恶趣。”

    劫比罗便忆母言口出刀剑。他即向诸比丘乱骂说:“你们知道什么?你们的口如象口、马口、骆驼口、驴口、牛口、猕猴口、狮子口、虎口、豹口、熊口、罴口、猫口、鹿口、水牛口、猪口、狗口、鱼口、愚人口,你们知道什么法、非法?” 

      诸比丘听见这位所谓大法师,口出刀剑漫骂不休,即便各自远离而去。这时,劫比罗在此圣凡人众面前,作此十八种恶口骂詈之后,便下高座,禀白其母说:“母亲!今天您高兴吗?” 

      其母说:“我听见你大骂出家僧众,我今大喜,好!我们现在一同回家。”(其心恶毒,令人恐怖!)

       劫比罗敬禀说:“母亲!我对迦叶佛无上正觉教法,非常喜爱,我不能弃舍正法归家。”其母指斥劫比罗违背父母言教。劫比罗再次禀白母亲说:“我不能回 家。”他又发愿说:“若我流转于生死中,愿莫重遭如是之母,由恶知识故,令我于学无学圣人众前,出粗恶言,缘此恶业必堕于恶趣。” 

      其母劝子不回家,便在城中如泼妇骂街,毁谤说:“迦叶佛的弟子,抢夺我儿……”其敬信三宝的善人,共相安慰她,不信佛法者,即以火上加油,加以调弄毁谤。是时,老母以其耻辱耿耿于怀而致呕血身亡,堕于地狱恶趣。

    劫比罗比丘由于作十八种恶口,骂詈诸比丘,以此恶口因缘,命终生于摩竭鱼中(事见《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卷九)

    身为大法师的劫比罗,顺从其母恶言,而骂辱诸出家众,遂致随其口业受报诸头。由此可知,恶口最不吉祥。

      佛经常说:“人身难得,佛法难闻。”既已获得人身,又能信仰佛教,更是稀有难得,正如贫人进入宝山。然而,那些不知因果业报而造口业毁谤僧众者,不但“如入宝山空手回”,又好像跑到“宝山”上去跳崖自杀。

    可是,投崖自尽的人,只能自害一身,若造口业毁谤僧尼,其人命终必堕无间地狱,非但自己遗害无量身,又牵引无量众生同受恶报剧苦。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根本萨婆多部律摄》卷十四说:  

     明眼避险途  能至安隐处

     智者于生界  能远离诸恶

    (全文完)


劝大众勿造口业 - 倩蓮居士 - 倩蓮居士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